关于信仰

关于这篇文章,其实已经构思了很久。自从订阅了某网站的每日电邮之后,似乎,被事不关己的态度所掩埋的,那个冲动热血的我,又一次杀出重围,血淋淋地显现出来。一种异常强大的失望感,一次次地让心头泛起阵阵苦涩--如若只是爱财或爱权,如若只是隐瞒一些牵扯到自身利益的消息,如若只是愚民,都无法让人如此失望。

面对某些显赫人物在避税天堂的离岸资产,想起来曾几何时的一个最高层领导人的财产公告,这份公告不具备任何意义,唯一的用途只是愚民罢了。看到有许多人转载,感受得到他们心里的那种关于“清廉政府”的欣慰之情。看到了网站上的提示,转载,以让更多人有这样的知情权。当时,心里油然而生一种寒冷,真的应该转载吗?所谓的真相,真的能给人带来幸福吗?真相所能给人带来的,只有如此刺骨的寒冷,那,宁愿他们不知道罢。本着这种观念,我并未转载或传播相关的任何信息。心里想着,只要让百姓能感觉得到幸福就好,不想剥夺当他们看到所谓的“清廉政府”的喜悦感。

然后,关注到了关于某位姓许的“新公民运动”活动家被当局起诉的事件,在认真研究了案例之后,发现许某的所为仅仅只是激励人们去争取自己的基本权利,告诫访民不要与政府起冲突,并一直试图以法律允许的手段为人民争取权利。然而,就是这样一个可以说是真正代表人民利益的人,以“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”罪名被判刑。恍然发现,原来所谓公共场所的秩序,不是为了百姓利益而建立的,而是为了阻止人民争取基本权利而建立的。其中之荒唐,之可笑,之愤怒,之失望,最后全部化为心中的寒意,凉得彻底。既然一个政权的成立,既没有做到清廉,有没有做到是人们感到幸福,甚至还阻止着人们获取基本权益,那么,那些铺天盖地印在政治书上的话,就成了一个个冷笑话,又冷,又可笑。面对那些还沉浸在政党营造的环境中的,盲目拥护着其一切行动的人们,同情,是的,是深深的同情。

前些天的政治课上,某位同学的政治演讲中,提到,达赖是世界乞丐,大意如此。“乞丐”?原来国人是这么称呼信仰的,那也难怪中国如此可怕了,没有信仰的人才是最可怕的,没有信仰,就没有约束,没有底线。作为半个信奉藏传佛教的教徒,深深明白达赖喇嘛在所有信教者心中的地位,这是一个神一般的存在,这就是他们的信仰的化身,这是一种力量。在藏传佛教中,有一个类似于“摸顶”的仪式,大抵便是由喇嘛给予那些信教者的祝福,传达着佛祖的庇佑。传闻,在西藏,达赖喇嘛为信教者摸顶时是不收取任何费用的,在其晚年,衰老到不能动时,依旧有侍从的人扶着他的手,为信教者行礼。可是,当寺院有难时,这些信教者,都会义无反顾的倾囊相助,即使倾家荡产也不辞。这是一种强大的力量,信仰的力量。

我们的政府,之所以如此排斥喇嘛,正是因为感觉到了这种强大的力量对其统治地位的威胁。倘若达赖喇嘛振臂一挥,要求西藏独立,或者反对某个政党,信教者们势必义无反顾,因为他们心怀信仰。所以,为了稳固自己的统治地位,宁可扼杀所有的信仰,于是乎,从大而流,国人的信仰千篇一律的变成了拜金、求权。

没有信仰的人如此可怕

没有信仰的人如此可悲

我的信仰是自由,这就注定着我将和那些不自由,不民主,缺乏人权的势力斗争。而我所作所说的一切,不是为了那个早已离我远去的正义,而仅仅只是因为信仰。

Freya N

2014.3.8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