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session

当初做了这个选择有后悔过,但之后又不了了之。

算是放弃了一切,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学校开始。灯红酒绿的生活,奢靡浮夸的氛围,我陷了进去。然后开始嫌弃那些旧相识,认为他们只不过是一群井底之蛙,对着头顶的一寸天空便以为是世界。鄙视、无语。看着他们在酒杯里倒满whisky,却不懂酒;赶着她们的穿衣,活脱脱轻纺市场装扮。古里古怪的英文发音,咬字不清的普通话。没有人没我一起去看画展,去田子坊消磨掉一下午,又或者只是干坐着看杂志。

习惯了,便以为自己真正属于了那个圈子。像是被蒙闭了双眼,以为那些触手可及。时间久了,心浮了,才开始想那里才是归宿。我终究不属于那里,同样也不属于这里。无法选择自己的出生,一台条路铁路拉近的又或许只是30分钟而已。30分钟或后,继续甘于平凡。

但这终究,不属于我。

评论